既然说八股制使官员变为皇帝的奴才,为什么大明还能出现像徐阶,张居正一样的人才?文官集团还敢与皇帝作对?

2018-08-21 11:20   19 浏览

很多人显然没有意识到一点。


科举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真的是人才的选拔?


不对!


从历史经验而言,科举出身的官员,未必就比九品中正制出身的官员更好。


魏晋时期的名将和名相,能力也绝不比宋朝和明朝的人才更差。


隋唐采取的是双轨制,而事实而言,许多贵族子弟的水平,我个人认为比科举选拔的人才还高明一些。


那么...科举的目的是什么呢?


我认为可以分为两点。


第一点,科举是武器,是一个对抗魏晋隋唐时的名门世族的武器,是皇权对士族悬在头上的剑,科举一开,再不会有延续千年的家族了,也不会出现五姓七家,不会再出现王与马共天下,不会再有汉朝时四世三公,到了唐时,又出现了十一个宰相,如弘农杨氏这样的世家大族。


科举的本质,就是对撼动皇权的世袭制进行的某种制衡,这使世家大族多了一层枷锁,即便你家世再显赫,一旦子弟时运不济,家族也可能一落千丈,而不是只要家族显赫,什么阿猫阿狗都去做官,朝野上下,遍布亲族,影响国政。


你看,科举制解决了一个自秦汉到隋唐以来,一个皇权最大的威胁。


那么第二个功能是什么?


是维持统治!


你要知道,在古代,任何一个有资格能读书的人,他们的家族在他所在的村、所在的县,虽然未必是举足轻重,但一定是有所影响的,他们因为识字,所以控制了本地的舆情,又因为有资格请先生教授学问,同时在那个生产力落后的时代,能让青壮的劳动力从土地中解放出来,而专心科举,他们家中是有一定积蓄,他们在本乡,是佼佼者,放在奴隶社会,他们就是大大小小的奴隶主,放在了封建社会,他们就是大小的地主。


这样的人,朝廷怎么笼络,怎么让他们既为自己所用,同时又不去危害自己的统治呢?


目不识丁的百姓,但凡一天有半碗粥,也不敢轻易反抗的,他们即便反抗,也没有足够的文化和口才去鼓动教唆别人,即便他们有这文化,他们在本乡也没有足够的影响力,让人去跟从。


唯一有能力的,恰恰是这一批乡下的知识分子,他们有钱有粮有文化,与本地和许多有名望的人家早就结为了姻亲,他们交游广阔,他们一旦心怀不满,每天瞎琢磨屠龙术,这还了得?


所以,朝廷必须给予他们希望?


这个希望是什么,就是科举制?


你不满是吗?那就来考试吧,考试了就有功名,就能做官,学而优则仕,相比于屠龙,考试显然风险要低很多,而且机会也大很多,可是且慢,你既然要考,得先学正确的知识,那么,四书五经就来了,教你君君臣臣,教你先修其身,后齐齐家,再治国平天下。


当你成为了考试大军中的一员时,其实目的已经达到了,毕竟你已经不可能成天瞎琢磨其他的破事,你考中了,金榜题名,就成了为皇帝治理天下的官员,你考不中,你不甘心,你还能怎么样,都十年寒窗了,其他的事你也不会啊,那么,只好继续考下去,毕竟,自己约的炮,含泪都要打完。


所以,科举虽被誉为抡才大典,可实际上,它的本质就是一种极高明的政治手段,它的一切目的,都是围绕着维持统治而进行的。


正因为如此,南方人考试考得好,考得好就是人才?不不不,朝廷必须保证,两京十三省的读书人,都要抱有这个希望,绝对不能南方人考的好,老是霸榜,所以北方人咬咬牙,大爷我不陪你们玩了。 你不能不玩啊,你要是不玩了,这还了得,天知道你会瞎琢磨什么。


于是乎,就弄出来了个南北榜,什么意思呢,就是南方人考南方的,北方人考北方的,北方考的不好,依旧要选北榜的进士,朝廷一视同仁,即便你南方的举人实力吊打北方,可你文章做的再好,南方的名额满了,你也名落孙山。


当你明白了这个历史背景以及政治意图的时候,那么你就明白,为何会诞生八股制了。


谁都明白,想让读书人们对科举还怀着希望,除了南北榜,就是公平,你要让人深信,只要你用功苦读,只要你十年寒窗,只要你来了运气,就可以鲤鱼跃龙门,因此,科举必须做到绝对的公平。


要绝对的公平,一方面,是要防止舞弊,因而,一旦发现舞弊,就是重罪,跟现在高考单纯的取消资格完全不同,那可真有可能要杀头的。而另一方面,文章这东西,随意性太大,怎么才能让读书人相信科举的公平性,而不使考官的态度随性,就使自己落榜呢?


于是乎,八股文就出现了。


八股文订立了无数的标准,要多少字,要用什么文体,怎么破题,怎么承题,怎么起股,怎么收股,每一个约束本质上是什么?是淘汰啊,规则越多,就可以轻而易举的将那些超越了条条框框的文章直接淘汰出去,这就减少了考官任性的可能,如果连这些规则之内的东西你都无法做到,你也就别考了。


这就好像现在很多考试,理科是很容易出题的,毕竟标准答案只有一个,可是文科怎么考呢?你越自由发挥,其实就增加了考官自由阅卷的机会,那么...怎么决定你是否学的更好呢?


于是乎,坑人题就出现了,第一次鸦片战争发生于几几年几月几日?


坑不?


肯定坑,学历史,你特么的跟我考这个,每天跟我瞎计较年月日?


其实,看上去这只是一个很逗比的问题,可实际上,它的目的,只是将其作为一个度量的单位而已,你背不熟,只说明你学的还不够好,平时做的作业少,所以...淘汰!


那么,该对题主的问题做一个总结了,八股制,是一种利益分赃的工具,也是一个用文化问题来解决政治问题的工具,它是在那个时代,在那时期生产力和社会背景之下的最优解。


同时,人才的出现,既不是汉朝的举孝廉或是魏晋的九品中正制又或者是科举制所能决定的,这些,都只决定了你的起点。


真正培养人才的,是实践,明朝科举出身的官员,名列一甲、二甲的就进入翰林院为庶吉士,翰林院是干嘛的呢?其实就是朝廷的秘书机构,负责整理文史,负责草拟诏书,负责编修档案,或是随驾,随时回答皇帝可能发出的疑问,伴驾的要求很高的,因为你永远不知道,皇帝会不会心血来潮,问你前天有一本奏疏,里头是关于大同马政的工作开展的怎么样,你回答不出,基本就完了。


所以千万不要小看这个工作,事实上,他们等于是接触所有朝廷对外发出的圣旨,接触所有内阁大学士的票拟,以及整理各地官员的奏疏,哪里发生了灾情,发生灾情之后,内阁大学士在票拟之中,对其进行怎样的处理,皇帝御批的批红是什么,接下来,旨意下达给了哪个部门。最终,各部门的回函复命又是什么。


这等于是说,在赈灾过程中,地方官怎么奏报,阁臣的处理意见,皇帝的态度,各部门怎么协助,最终成果如何,甚至是御史在走访过程中,又发现了什么新的问题,每天,这些翰林接触着无数的似这一类的内参和红头文件,呆个十年八年,地方官员在遇到各类问题时的心理,内阁诸公会想着怎么解决,当今皇帝在想什么,各部门怎么协调,地方上百姓的情况,你大致心里就有数了,你就算是一头猪,也该开点窍了对不对。


而接下来,你会调任到各部门或者是地方接触一些实际事务,再熬一些资历,运气好,说不定就成了各部门的尚书、侍郎,再运气好点,进入内阁美滋滋,再不能有点才干,那就白瞎了你那一股聪明劲了。


即便是考的不好的进士,比如名列三甲,也不会一开始就调到地方去做地方官,而是先在京,进入各个部门,成为观政士,在里头打打杂,跑跑腿,耳濡目染,一年半载之后,外放出去,基层做起,虽然将来也别指望拜相,可处理问题的能力还是会有的。


你还真以为老朱家专职喂猪的,读书人吃了他朱家的饭,指望一群书呆子干活?人家制度的建设,比你一知半解瞎琢磨要合理的多。


而至于所谓的奴性、禁锢,我很讨厌的一点就是,总有一些人,拿现代的思维,套在古人身上,然后瞎逼逼什么古人不民主,奴性啥的。


照你这么说,是不是还要把三皇五帝这些大奴隶主们一个个拉出来批判一番?




其实,这本来就是当时生产力条件下的常态,你看个历史,便自以为自己站在高处,指点江山,你站那么高,难道不怕冷吗?


做人,最忌忽视时代背景瞎逼逼的,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事。


这就好像,可能在一百年之后,今日所有知乎高票的答案,都可能在我们喜欢逼逼的后人眼里当笑话看一样。


...


没睡好,心情不好。如有言语过激,望见谅!

编辑于 2018-06-24・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喜欢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