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阳明被人们过誉了吗?

2018-05-06 09:17   11 浏览

作者:夜雨之风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0710055/answer/261694861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用知乎不到半年,实在不想在这里点名批评别人。可是看到上面有个叫

@荒木飞吕彦

的回答实在感到可笑之极。我早就听闻知乎上有黑儒家的风气,但是没想到的是黑的水平如此之low,就好像泼妇骂街一样,根本没有谈到任何实质性的东西。就像此人的回答既没有涉及王阳明的学术内容,也没有梳理出阳明知行合一的理论框架,甚至连阳明的外围的东西都没有谈到,就开始说一些情绪化来否定阳明,甚至否定儒家,而此人却能获得这么多的赞更是令人不可思议。


知乎应该是一个专业之间分享知识,传播信息与意见的平台,而不是沦为释放简单情绪的地方。如果像这种黑儒家的水平也能获得认同和赞赏,那么我都开始怀疑这些人究竟读过多少儒家的书。

我并不是说儒家不能黑,相反儒家从产生的那一刻起就遭遇着诸子百家的责难,在魏晋时期又受到玄学的挑战,到了唐朝又受到了禅宗的威胁。可以说儒家正是在被对手不停地黑的时候,丰富了自己的理论体系,出现了一批不断为圣贤立心立命的哲学家。但是知乎上的黑根本没有切入到内部,这种黑实在让人感到可笑至极。我劝这种黑儒家的人,就这种水平还是先回家从《尚书》《论语》这些书读起,补补功课。

 知乎上一个最可悲的风气就是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传统文化。因而提起儒家他们想不到孔孟为天地立心,为万世开太平的浩然之气,想到的却是变种之后的三纲五常。谈起道家,他们想到不是老庄逍遥自然,淡泊洒脱的精神,想到的却是装神弄鬼的茅山道士。说起佛教,他们看不到历史上像弘一法师,虚云法师那些为了天下苍生,甘愿奔波流离的高僧大德,想到却是骗财骗色的假和尚。谈起周易他们不想到自强不息,厚德载物,想到的尽是如今的占卜大师。谈到中医,他们想到的也自然不是李时珍和孙思邈,想到的却是王林大师和李一道长。

 其实,我想说的是每一种文化都有它的阳面和阴面,中国文化自然也不例外。但是两种文化之间的比较必须是同等时期的比较,那些拿中国文化的阴面来比西洋文化的阳面的人,却是极为可笑。中国儒家固然有三纲五常,但是西方中世纪也不见得有多光明,中国的佛道教出现过不少骗财骗色的教徒,但是基督教主教猥亵修女的事在西方更是常见。相比那些你不相信它就让你下地狱,暴力传教的神棍,孔孟的思想实在太伟大了。我不是为传统文化洗地。我只是想说的是其实不论是否定传统的人还是肯定传统的人,我们都要尽量客观理性。

更重要的是我们已经生在了这片土壤中,所以更换土壤已经不太可能了。唯一能做的就是嫁接,栽培,松土,浇水,真正让传统文化实现现代化的转化,这才是有意义的。

-------------------------------------------------下面开始正式谈王阳明



王阳明没有被过誉而是被扭曲了,就像诸葛亮一样同样没有被过誉,但是被扭曲了。这是因为倘若给大部分人直接讲王阳明心学会直接把所有人讲的晕头转向,就像诸葛亮还原应该是一个精通治国,赋税,用兵,这些方面的人,但是倘若讲这些政策大部分人肯定是不愿意听的。

所以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诸葛亮留给大众的影响就是借东风,向天续命,各种怪力乱神,所以鲁迅先生才会说:诸葛亮几乎妖。而王阳明遭遇到了同样的命运,大部分由于学理有限,所以很少提及王阳明的心学,不过是在军事方面炒作,并一度将他神话。但是这并不能说明王阳明被过誉了,只能说明王阳明被扭曲了。

这几年国内由于领导人对于传统文化的推崇和一些戏说历史风气的蔓延,使得原本被归结为主观唯心主义的王阳明一下子热了起来,被捧得很高。但是这种捧和当年的批同样都是扭曲了的,因为不论是捧他的还是批他的都是很少真正理解他。就像国内当年明月,度阴山那些人写的王阳明的传记在稍有专业素养的人看来简直不堪入目,错误连篇。王阳明传记写的最好的是日本学者冈田武彦先生的《王阳明大传》。所以你可以看到所谓的王阳明热潮之下,其实国内连一部像样的关于王阳明传记都没有,靠王阳明思想在百家讲坛上大发横财的学者他们真的就懂王阳明想说什么吗?在这种状况之下你们不觉得谈过誉或者不过誉都是不理性的,因为国内很少能把王阳明的思想谈论的清楚。

一,理解王阳明究竟要看哪些书?

《论语》《孟子》《尚书》《诗经》《礼记》《四书章句集注》《道德经》《庄子》《二程遗书》《伊川击壤集》《周子通书》《西铭》《陆九渊选集》《传习录》《王阳明大传》《不真空论》《明儒学案部分》罗汝芳的东西,梁漱溟的《人生与人心》钱穆的《宋明理学概述》

这是一个最低层次的书单,没有了这个书单的支撑你根本不了解王阳明在说什么。读王阳明一定要从孔孟到周敦颐和程颢这个路线往下读。

王阳明看似是心学实际上和陆九渊心学关系并不大,和陈白沙关系也不大。王阳明心学直接从孟子到周子再到大程子,然后经过朱熹理学的张力,最终破茧而出的思想。

二,王阳明学术的三个阶段

王阳明早年喜欢词章之学,后来陷入到佛老之中,再后来才通达孔孟之学。而在龙场开悟之后他悟出了知行合一之学,但是这个时候功夫实际上并不纯熟,因此王阳明后来对其弟子说:自己昔日身上还有乡愿气息。”,直到后来晚年时候王阳明开始总结自己的学说:“致良知”。并以四句教来开示弟子:无善无恶心之体,有善有恶意之动,知善知恶是良知,为善去恶在格物。所以王阳明学术是可以分为三个阶段的。但是他的知行合一之学无疑是承上启下的,因此重点在此论述

什么是知行合一。

1,知行合一的背景

按照传统的观点,应该是知先行后的,但是阳明却说知行合一。这是因为朱熹的格物求知造成了许多人知而不行的原因,王阳明沿袭了陆九渊开创的“宇宙便是吾心,吾心即是宇宙”的心学思想,提出了“知行合一”的观念。王阳明以“知行合一”的理论反对朱熹理学的“外心求理”观念,提倡躬体力行,是内外相统一的思想路线。

回顾宋明时代那段历史,可以发现,自南宋朱熹死后,或者是发扬朱子的思想,或者是诋毁其思想,从此至终都是以朱熹为中心点。到明代王阳明去世以后,也是同样出现这种或是扬王,或是诤王的情况。可以看出,宋明理学是以朱熹和王阳明所代表的两个不同派别为核心而展开的。虽然我们知道“心学”在南宋时期就由陆九渊开创了,但是“心学”发展到巅峰状态是由王阳明造就的。我们谈到“心学”都是以陆王并举,虽然陆王都为“心学”代表人物。但是两者并不是直接继承的关系,王阳明的心学也并不是直接从陆九渊那完全继承来的,而是他对朱熹理学的思想反思而来的。

2,“知行合一”理论的内涵


“知行合一”理论是由“良知”衍生出来的。所谓“良知”是王阳明哲学思想的一个核心范畴。何为“良知”呢?“知善知恶是良知。是天理之照灵觉处,故良知即是天理。”(《传习录·上》)天理其实只是分善别恶的一个总名,那个为天理本源的人心便是“良知”。“良知”是“知行合一”的源头,也是归宿。即是“知行合一”认识的主体,也是知行的标准。“良知”是仁、义、礼、智、信等伦理观念的一个集中概括与反映。王阳明的“知行合一”论主要的观点大致可以分别概括为以下三个方面。

(一)知为行代,行中有知

王阳明首先指出他的知行合一:“又不是某凿空杜撰,知行本体原是如此。”(《传习录·上》)“知行之体本来如是,非以己意抑扬其间,姑为是说,以苟一时之效者也。”(《王文成公全书·答顾东桥书》)这里所说的知行本体就是王阳明哲学整个哲学的核心范畴————“良知”。“知行二字,亦是就用工上说,若是知行本体,即是良知良能。”(《王文成公书·答陆原静》)意思就是,从工夫上说,有知和行两件事,但就本体上而言,知和行都是同一个本体的发用,这个本体就是良知,指的也就是所谓的天理。良知包含的不单纯是知,而且也包括行,单纯的说知不是良知,仅仅践行也不是良知;而是既知又行才能是良知,作为本体的良知则会表现为一致的知和行。王阳明说:“虽把知行分作两个说,毕竟将来做那一个工夫;则始或未变融会,终所谓百虑而一致矣。”(《王文成公书·答友人问》)又说:“知行工夫,本不可离,只为后世学者,分作两截用功,失却知行本体,故有合一并进之说。”(《传习录·中》)在王阳明看来,知行可以分为两个方面述说,但是不能分为两个方面去做。知不能离开行,行也不可抛弃知。两者互相并进不可以分开。他反对“心外求理”的“知先行后”,主张“悟理于心”的“知行合一。”“我今说个知行合一,正要人晓得一念发动处;便即是行了。发动处有不善,就将这不善的念克倒了,须要彻根彻底,不使一念不善潜伏在胸中,此是我立言宗旨。”(《传习录·下》)

王阳明的“知行合一”的“知”是“良知”。来源于他继承孟子有关良知的思想。孟子说:“人之所以不学而能者,其良能也。所不虑而知者,其良知也。”(《孟子·尽心上》)这里的良知良能是指上天赋予人的道德。孟子看来,人的恻隐、羞恶、辞让、是非之心都是与生俱来的。王阳明继承孟子这一思想,并进一步升华为“心之本体。”王阳明说:“若鄙人所谓致知格物者,致吾心良知于事事物物也。吾心之良知,即所谓‘天理’也。致吾心良知之天理于事事物物,则事事物物皆得其理者,格物也。是合心与理而为一者也。”“良知是天理之照明灵觉处,故良知即是天理。”(《传习录·中》)将良知看作是天理。

“知行合一”学说当中的“行”是指对良知的践履。一方面指主体心理上的意念活动。他在《传习录·下》中说:“我今说个知行合一,正要人晓得一念发动处,便即是行了。”他认为意念有善有恶,当然“行”也就有“为善”、“别恶”的两种功能。不过善恶只是同一心理活动的两个层面而已。另一个方面指的是主体的实践行为。他说:“凡谓之行者,只是著实去做这件事。”(《王文成公书·答友人问》)“行”是依据主体的意念而有的具体行为。是本体的一种外在显露。“行”。就是有意的去做一件事情。行就是有目的的行为。王阳明的“知行合一”是要将人们把言行统一到知中来,以知为行,以知代行。他说:“如好好色,如恶恶臭。见好色属知,好好色属行。只见臭属行,只闻那恶臭时已自恶了,不是闻了后别立个心去恶。”(《大学问》)当你见到后,头脑中的念想产生后,便已经是行了。这里说的就是以知为行。王阳明的“知”和“行”是相互融通,彼此包含的,两者是分离不了的。

(二)“知外无行、知而必行、不知无行、行而后知”

他反对“知先行后”的理论观点和只知不行的说法。他说:“知行原是两个字说一个工夫。”(《王文成公书·答友人问》)“知者行之始,行者知之成;圣学只一个功夫,知行不可分作两事。”(《传习录·上》)认为只作行的工夫,或者单纯的做知的工夫,都必然会走错道,更不能说是道德修养。又说:“某尝说知是行的主意,行是知的工夫。知是行之始,行是知之成。若会得时,只说一个知,已自有行在;知说一个行,已有知在。古人所以既说一个知,又说一个行,只为世间有一种懵懵懂懂的任意去做,全不解思惟省察也,只是个冥行妄作,所以必说个知方才行得是。又有一种人,茫茫荡荡悬空去思索,全不肯着实躬行也,只是个揣摩影响,所以必说一个行方才知得真。”(《传习录·上》)又说:“行之明觉精察处便是知,知之真切笃实处便是行。若行而不能精察明觉,便是冥行,便是‘学而不思则罔’,所以必须说个知。知而不能真切笃实,便是妄想,便是‘思而不学则殆’,所以必须说个行,原来只是一个工夫。凡古人说知行,皆是就一个工夫上补偏救弊说,不似今人截然分作两件事做。某今说知行合一,虽亦是就今时补偏救弊说,然知行体段亦本来如是。”(《王文成公书·答友人问》)

这就是说知行是要从良知中发用出来,既知又要行;知行统一,这才是真知真行。他认为:“未有知而不行者,知而不行,只是未知。”(《传习录·上》)只有知了去行,才能够知得真切。避免“终身不行,亦遂终身不知。”(《传习录·上》)的境地。知而必行。王阳明说:“学问思辨以穷天下之理而不及笃行,是专以学问思辨为知而谓穷理为无行也已。天下岂有不行而专学者邪?岂有不行而遂可谓之穷理者邪?······学至于穷理,至矣,而尚未措之于行,天下宁有是邪?是故知不行之不可以为学,则知不行之不可以为穷理矣。知不行之不可以为穷理,则知知行知合一并进而不可以分为两节事矣。”“问思辨行皆所以为学,未有学而不行者也。如言学者,则必服劳奉养,躬行孝道,然后谓之学,岂徒悬空口耳讲说而遂可以谓之学孝乎?学射则必张弓挟矢,引满中的;学书则必伸纸执笔,操觚染翰。尽天下之学,无有不行而可以言学者,则学之始固已即是行矣。(《王文成公书·答顾洞桥书》)

我们可以从上述的论述当中清晰的看出,王阳明的“知行合一”意在实行。王阳明的“知而必行”是“良知”自然由内向外显现的认识路线。也就是说,知对行有一个引导的作用,而行则是知的具体落实。总的来说,“知行合一”既总是知而又重视行,而大体上来说是比较倾向和重视于行的方面。

(三)知行合一,践履良知

王阳明说:“未有知而不行者,知而不行,只是未知。”(《传习录·上》)还说:“真知即所以为行;不行不足谓之知。”(《王文成公书·答顾东桥书》)这里说的是知的目的是为了行。是不是真知,需要用实践来检验。他说:“称某人知孝,某人知弟,必是其人已曾行孝行弟,方可称他知孝知弟,不成只是晓得说些孝弟的话,便可称为知孝弟。······圣人教人必要是如此,方可谓之知,不然只是不曾知。此却是何等紧切着实的工夫!”(《传习录·上》)知,它是以行为目的和归宿的,而是否行则是检验是否真知的标准。总的说来,“知行合一”是在良知践行的意义上论证的。

结论:在理论上而言王阳明是没有被过誉的,他上承孔孟,下续程朱。对于整个东亚地区都产生了不可估计的影响。因此可以说至少在哲学理论上而言一点没有被过誉。

知行合一和致良知的关系就像万川映月的道理一样,知行合一多少还有一点支离破碎,但是致良知直接是直入心体,当下顿悟的。因此知行合一和致良知也引起了后来王门的分歧,以至于钱德洪,王艮,江右王门各个门派互相攻击,导致心学成为了空谈心性的理论。所以后人说:闲来无事谈心性,临终一死报君王。就是来讽刺王阳明后学。当然任何一种哲学思潮走到尽头都会出现问题,这也是不可避免的。

因此孔孟到程朱陆王一点没有过誉,只不过我们只看到了他剿匪,平定叛乱,这些巨大的历史事件,而没有意识到王阳明真正有影响的不是这些具体的历史功绩,而是他的哲学思想。因此谈王阳明有没有被过誉之前最好多读书,弄清楚他的思想来龙去脉才可以评价。


喜欢 1

评论